|成功案例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当看到病房这颜色时

作者: admin发布时间:2019-03-22 14:59

  我们的感觉是很正确的。这里除了有医生护士照顾,还有专门的护工来护理老人。就在第二天,我因为不放心而去探访时,父亲亲口告诉我,他说护工很好,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护工做了什么让他有如此的感慨呢?我了解后才知道,很多事情是我们子女都不知道该如何做的,比如拍痰,父亲没了力气,有痰咳不出来,护工知道什么时候拍一次,将痰拍出来,而这些我们不知道。当听到父亲亲口说护工“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时,我感到很愧疚,在家里,因为缺乏护理知识,我们确实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10月14日,一名叫龚如俊的83岁老人因肺癌在成都市慢性病医院宁养中心走完了他的一生。在老人去世后,他的家属制作了三面锦旗,一面是送给医院的,一面是送给宁养中心的,还有一面,是送给照顾老人的护工的。老人在医院去世,家属送锦旗,在市慢性病医院并不少见,而送三面锦旗,这还是第一次。10月23日,老人的儿子联系上本报记者,讲述他们和医院的故事。

  我的父亲今年5月就查出是肺癌晚期,不敢告诉他实情,编了很多理由搪塞,希望他能活得更长些。我们走了好几家医院,都说没有了手术价值,只能在家吃药进行保守治疗。今年9月29日,他的病情又危重了,于是我们将他送进了成都市慢性病医院。

  之前我们不知道有这么一家医院,是无意间听别人介绍的,说是医疗和照护一体,与别的医院完全不一样,至于哪些地方不一样,我们也不太清楚,所以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将父亲送来了。

  然而就在抵达医院的时候,我们立即感受到了这里的“不一样”,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进入医院,车刚停稳,一群护工立即围上来,有的帮忙搀扶老人,有的帮忙搬东西,我们辗转过几家医院,这种情况是不曾有过的,立即就感到温暖甚至震惊。父亲病情危重,我将第一感觉埋进心里,赶紧将他送进病房。

  宁养中心是三病区,专门收治像我父亲一样的癌症晚期病人或者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其他病人,让他们少点痛苦、多点尊严。病房的设计是很讲究的,米色搭配粉红色,让人感觉安静、温馨,当看到病房这颜色时,我的内心难以言表。

  就在父亲进入病房时,医院的医生、护士、护工全部到位,那种效率让我感到吃惊,从这种速度上,我可以感知到医院的管理是多么规范和严谨,真正将病人放在第一位。医生的职业素养也是让我钦佩的,在病房安顿好父亲后,主管医生舒静将我请到办公室,她仔细看完父亲的病历资料后开始和我交流,了解父亲的需求以及我们的需求。我们很清楚父亲的情况,只希望他能够减少疼痛带来的折磨,能够在最后的时日感受到一些安宁和幸福,如果能给他带来些快乐那更好。舒静医生告诉我们他们能做些什么,比如止痛、营养支持,以及在老人情绪波动时尽量去作心灵的抚慰,让他能有较好的睡眠。她说得很清楚,也很专业,顿时让我们感觉将老人送到这里很放心。

  我们的感觉是很正确的。这里除了有医生护士照顾,还有专门的护工来护理老人。就在第二天,我因为不放心而去探访时,父亲亲口告诉我,他说护工很好,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护工做了什么让他有如此的感慨呢?我了解后才知道,很多事情是我们子女都不知道该如何做的,比如拍痰,父亲没了力气,有痰咳不出来,护工知道什么时候拍一次,将痰拍出来,而这些我们不知道。当听到父亲亲口说护工“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时,我感到很愧疚,在家里,因为缺乏护理知识,我们确实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在住院期间,有一次,专门照顾我父亲的护工有事需要耽误一天,让另外一个护工帮忙照顾,让我们没想到的是,接替的护工同样专业,丝毫看不出是临时接替,从不曾敷衍,什么时候该喝水,什么时候该排痰,什么时候该翻身,她做得井井有条。父亲说,他住在医院感觉比家里好,安全。

  国庆大假期间,我去探望父亲,推着他出来晒太阳。走到医院门口处,我留意到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刻着一行字,“帮天下儿女尽孝,替世上老人解难,为党和政府分忧”,这是医院对患者及家属的承诺,看到这行字,我突然发现,这诺言原来就隐藏在他们工作中的一个个细节里。

  说到细节,我需要补充一个事情。市慢性病医院的食堂与其他医院是不一样的,在这里,供病人选择的菜品种类要比医院职工可选择的多得多,他们知道病人的病情不一、口味不一、习惯不一,他们尽可能地针对不同的病人群体提供了多种选择,这样的医院食堂,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食堂不可能提供流质的蔬菜和水果,但护工可以主动来做,他们用搅拌机将蔬菜和水果打碎,然后喂给病人,一边喂,一边还帮他们轻抚胸部或者轻拍背部,这样的场景看了着实让人感动。

  我的父亲是10月14日离世的,他走的时候异常安详,仿佛没有痛苦。在离世前接到医院通知,我赶紧抵达医院守候,但一直没有落气。护工告诉我她总结出的规律:有的老人要等亲人到齐后才落气,而有的则要让亲人离开后才落气,这类病人往往不想给亲人添麻烦。我的父亲就属于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的人,因而在我离开后仅5分钟,护工就给我打来电话,说父亲已经安详地走了!我立即赶回去,医生、护士、护工都守在床旁,护工开始为老人擦身子,将他擦得干干净净,她的动作是那么轻微,生怕打搅了父亲。她的动作真的像亲人,在此之前,父亲不好排便时,是她用手帮助清理,这能不让人感动吗?

  父亲走了,我们的感动不会离开,因而我们去制作了三面锦旗,送给医院、病区以及护工,这是我们对他们理应有的感激和尊重。其实,在癌症晚期,到任何医院住院治疗都一样,但任何医院都不可能做到他们那样,让人温暖,让人感激,从来不会听到一句冷冰冰的话。

  我想说的是,在老龄化社会面前,我们很多家庭,都可能遇到像我一样的问题,成都市慢性病医院解除了我们的焦虑,让我们心生感动。成都太需要这样的医院,这不仅仅是我的渴求,而是民生的渴求,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会老。因而,我告诉医院,如果他们需要志愿者为老人提供帮助,我愿意去当这样的志愿者。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02-2017 秒速时时彩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秒速时时彩 ICP备案编号:ICP备32218971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